首页 > 部门在线 > 讲述 > 讲述: 百花齐放四十春

讲述: 百花齐放四十春

来源:评论: 点击:2018-12-16 20:34:38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对我区来说,改革开放40年也是文化事业涅槃与前进的40年,书画、戏剧、民俗等文化事业与改革共兴共荣,日益显现勃勃生机。

  这是1982年拍摄于当时的尧塘公社文化站的一张照片,在画面里村民们正在排练节文艺目。自从1976年文革结束,各种文体活动才开始复苏。在1979年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全国的文化生活如死水般寂静,对于文艺工作者来说,这是一段灰色的日子。

  国家一级美术师 原金坛市文联名誉主席 范石甫:“整个文艺界来讲,对这个时期十年动乱是非常困难,也是非常可贵的一段时间。为什么这么讲?他这个十年中把人性都打乱了,精神枷锁加深,对吧?这个好多艺术家他不敢写了、不敢唱了、不敢画了对吧,这个心有余悸。想动而又不敢动,不敢这个乱动的这么一个状态。”

  当时的金坛不仅没有书画展览、文章发布等艺术交流,连老百姓平时接触的也只有“样板戏”,直到1979年全国召开了第四届文代会,情况才有了转机。

  国家一级美术师 原金坛市文联名誉主席 范石甫:“ 由中央发出声音来了,对文艺工作的重视,所以它也逐步传达到基层,大家奔走相告,这个也开始努力画画。有的时候画家们也经常三五成群的大家集中在一起讨论讨论,所以说慢慢的结合当时的政治宣传,搞一些宣传的行为展览活动。”

  那一年范石甫意识到国内还没有书法家协会,书法家们没有正式的交流平台,于是他多次写信给中国文联,说出自己的建议。

  国家一级美术师 原金坛市文联名誉主席 范石甫:“78年开始写,79年开始写,最后一封是80年的年初写的。这封信呢我采取了一个办法,因为跟这个书法界老前辈商量了一下,我来写信,然后请国内一百名著名的书法家在上面签名。然后把这批信统统地寄到中国文联,让他们知道下面的呼声。这个信据说当年任副总理的方毅也看了这封信,看了这封信以后,而且在信上有一个批示,请中国文联考虑。”

  1981年,在多名书法家的呼吁下,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从那时起全国文化大环境渐渐解冻,顺应形势,我区之前中断的文联工作也逐渐恢复。

  国家一级美术师 原金坛市文联名誉主席 范石甫:“我们到82年金坛县的文联才恢复了,恢复了以后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所以下面的协会这么多应运而生,都完整起来了。各个门类的艺术都能发挥自己的作用,就是整个地区的这个文化事业就带动起来就发展起来。”

  21世纪初,文化认知的变革带来文化实践的革新,根据国家指示,一些文化部门逐步摆脱“事业”性质的划分,融入经济、走向市场,文化体制机制改革拉开大幕。

  常州市儿童艺术剧院院长 金坛华罗庚艺术团团长 史国生:“我们整个戏曲在90年代末已经走到最低谷,那么当时我们团也是一直是我们地方剧种唱红大江南北,由于历史的背景我们戏曲不得不重新调整。那么我们为什么在全省率先进行文化体制改革,也是没有办法。因为要生存和发展,因为要振兴我们的文艺事业,那么我们2002年在这种历史的背景之下,我们必须改革。”

  改革打破了剧团的“铁饭碗”,没有剧本、没有市场、戏剧演员如何演绎儿童剧,这些都是摆在华罗庚艺术团眼前的问题。2003年,华罗庚艺术团投入50万元,聘请著名编剧张东平与悉尼澳华儿童艺术剧院院长王惠莉等专家,精心打造儿童剧剧本,同时在体制上也进行了革新。

  常州金坛华罗庚艺术团团长 史国生:“我们寻找的突破口就是现实题材,我们制定了岗位工资、加演出补贴、加效益工资三块,这样大大促进了我们的积极性。所以当时我们在外面找饭吃找人才,现在我们是人家的人才到我们这里来。”

  改制与改革给剧团带来了新的发展,16年来,金坛华罗庚艺术团创作了《少年华罗庚》《留守小孩》《田梦儿》《寻找红头发》《青铜葵花》等9部大型现代儿童剧,获得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文化部“文华新剧目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江苏省第三届文化艺术节“特别剧目奖”等30多个重要奖项,在北京、上海、江苏等省市巡演8000多场,观众超过800万人次。

  常州金坛华罗庚艺术团团长 史国生:“16年当中我感觉到受众面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已经走向了全国,北京、上海、甚至广州,保利剧院、国家大剧院,我们都登上这样的最高殿堂。那么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的从文化、从国家的各个方面的发展,那么人的思想、人的文化、人的品位也在发展,我们艺术与创作的水准,也要跟我们改革的步伐相匹配。”

  改革开放提升了群众的生活水平与品味,对于艺术形式与文化生活提出了各种新要求。但是有些老的东西,却仍然历久弥新,无论处于哪个时代都熠熠生辉,这就是我们身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我国公布了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我区的刻纸榜上有名。

  国家级非遗文化传承人 杨兆群:“当时申报非遗的时候因为我们应该是走的比较早,叶林生老师跟文化局配合的很好,申报了好多项目,批了好像4个。当时金坛刻纸被列为国家级非遗的时候,我们当时非常的激动,没想到我们这个刻纸还能引起这么大的重视。”

  2009年,杨兆群被评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这不仅给了他鼓励,也给他带来了更多的责任与压力。

  国家级非遗文化传承人 杨兆群:“这个时候压力非常大了,因为说实话我自己感觉到我并不是那么优秀,全国各地高手如云,从那个时候起,也就把很多的精力扑到金坛的刻纸这块来了,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两条腿走路,一个是走访剪纸艺人,一个就是自己搞好创作。”

  正是有了这些传承人的默默努力,我区的非遗才渐渐发扬光大。目前我区共有金坛抬阁、封缸酒酿造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38项,其中国家级5项、省级7项、市级9项。随着时代的发展,非遗也在寻找新的途径,飞入寻常百姓家。

  国家级非遗文化传承人 杨兆群:“这个时候就逼得我们搞剪纸的人要去动脑筋、要去创新,比方说我们去年开发的用剪纸纹样做的围巾丝巾,也得到了很大的好评。就是说随着我们生活水平提高,剪纸怎么来把它保留下来,能进入我们的生活更有意义,所以我们也正在探索。”

  改革四十年的发展史也是文化事业的复苏史,文运与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我区的文化生活从一开始的只能观看“样板戏”到现在的书画、文学、音乐、戏剧等各类文艺形式齐头并进,非遗成果惊艳全国乃至世界,更有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第三产业稳步发展,文化事业步入了蓬勃发展的黄金期。

  国家一级美术师 范石甫:“放到今天来讲,确实我们金坛人应该感到骄傲。它这个文艺界人才众多,这个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个现象。现在我们文联的下属的各个协会,每个协会都有人才,都有国家级的会员。社会大众审美的需求来讲也越来越多,这个面越来越广,你像现在我们这个老年大学爆满,社会的方方面面大家都热爱文化,着力于文化的传承与发展,这对我们地方整个的文化事业推动我觉得是进入最佳的时期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金坛网、金坛新闻、第一时间"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坛广播电视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及金坛广电台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金坛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