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部门在线 > 讲述 > 讲述:我们都是追梦人 金坛工匠 陈云

讲述:我们都是追梦人 金坛工匠 陈云

来源:评论: 点击:2019-07-07 19:35:32

 

 
 
 
 

    指前镇解放村村民 陈罗庆:“到他手上来了,基本上都查到毛病,都弄好了。”

    薛埠镇上阮村村民 刘少武:“反正就是说手到病除。”

    听到他们的评价,观众朋友们可能猜到了,我们这期的《金坛工匠系列》节目应该是和医生这个职业有关的,但是主人公不是给人看病的医生,也不是兽医,而是我区一位赫赫有名的农机医生——陈云。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2018年江苏省农机维修能人(第一批)

    2017常州市五一劳动奖章

    2016年江苏省农机行业职业技能培训教学比赛三等奖

 
 
 
 

js0.jpg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那个机器现在出现什么问题?恩,你别的不要查,你先看一下皮带子,皮带子有没有断掉。”

    接到电话时,陈云正在指前镇解放村的陈罗庆家中,忙着修理一台秧架不能升降的插秧机。经他的手,不出10分钟问题就解决了。

    指前镇解放村村民 陈罗庆:“你告诉他什么事情,一说他就晓得了。我们每年两个插秧机带中拖,都是他保养的。”

   简单关照了几句后,陈云立即赶赴薛埠镇上阮村,因为电话那头的那台机器在秧田里就熄了火。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是不是皮带断了?”

    薛埠镇上阮村村民 刘少武:“皮带断了,就把你给说到了。”

    薛埠镇上阮村村民 刘少武:“刚才我这个机坏了,当时我也没有看,他问我是不是有咔嚓咔嚓的声音,我说没有,他说什么原因造成的?我说就听到啪嗒一下,他说哦,我知道了,我问他什么原因,他说三角带肯定是三角带断了。”

js1.jpg

 
 
 
 
 
 

    插秧机罢工的原因果然出在三角带上。赤着脚,两个人拿着工具,到秧田里给插秧机换三角带。刘少武可是老农机手,但是说到修农机,他最相信陈云。

    薛埠镇上阮村村民 刘少武:“他就是今天晚上有的时候忙的时候,有几次我刚刚说的,他说晚上10点钟到,有的时候我们等到10点钟不来,打个电话他说马上来。我睡一觉他保证晚上敲门他都会来。”

    陈云告诉记者,他今天跑了400多公里,早上从朱林一路修到句容,下午从金城一路修到薛埠,现在没有接到电话,应该可以回家休息一下。

    到了后阳的农机合作社,陈云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两个从田里来的客人,带着没电的插秧机电瓶找他帮忙。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说个良心话,你一年也不过用几天,你也不怎么用,你买个电瓶买回去也是坏,你到那个修电瓶车的地方,借一个小电瓶不要考,直接上去就可以用了。”

js2.jpg

    陈云是修家电、摩托车起家的,后来怎么会成为专业的农机修理人?他的转行之路是否一帆风顺?请继续收看我们都是追梦人 工匠系列——陈云:始于兴趣 贵在专研 终成“名医”。

    一看陈云的手你就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人,而且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天天泡油里面,油、泥,修机器的,人家出门一看就是修机器的,你看我的手,这也是修机器修的。”

    记者:“这是什么问题呀?”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压的,液压缸的时候一卸,啪一下弹过去了,打上去的,伸不直。”

    当年陈云初中毕业后,毅然决然地决定修机器,这其中的具体原因,他说不上来,就是单纯地喜欢。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我爸爸开拖拉机,对这些东西我也搞不清,反正我喜欢它机器,就喜欢往里面修,我进学校的时候,爸爸在家里面把拖拉机拆散了,我回家礼拜六,我就给它装起来。”

js3.jpg

    19岁陈云在薛埠镇上开了一家店,专门修家电;上个世纪90年代,金坛刮起了摩托车热,一颗年轻又躁动的心,驱使陈云去学习修理摩托车,22岁,陈云在直溪镇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

    或许是机器原理的异曲同工,陈云开始尝试摸索修理农机,第一次修理直溪镇水南村上的一台插秧机,他整整修了一夜。

    记者:“那如果放到现在的话,让您再去修你还要一个晚上吗?”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5分钟能搞定。”

    记者:“那当时花了一个晚上。”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因为那个东西你卸下来的时候看着是好的,装上去他一受力,他位置就偏掉了,其实那个就是一个键,一个曲轴键,曲轴键你卸下来的时候,你看的完完整整的,但是你装上去的时候,曲轴飞轮它因为惯性它就跑偏了,一跑偏了,点火时间就不对了,那个栓子在上面的时候,你一拉就着火,它跑了一点点,你就不起火了,整整拆、装、拆、装,一样一样东西看,总感觉到这个东西好的,什么东西都好,就是不着火,而且原模原样的装上去还是不着火,没办法,拆装、拆装,到最后是也要天亮了,晚上六点多钟到那个地方的,修到早上五点多钟,那台机器是学修到最后,我是把整个飞轮卸下来,飞轮卸下来往地上一摔,大概用了点力,他上面一个平头键掉下来,我一看,平头键掉下来,我手一摸才知道它上面少了一点点,少了大概只有几丝,我恍然大悟,我说毛病原来在这个地方。”

js4.jpg

    陈云是金坛最早修理农机的一批人,没有师傅领进门,只能靠自己摸索、积累经验。一年近千台农机修理下来,陈云也渐渐地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农机维修人员。2013年,他在后阳开了一家农机维修店,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20万元的农机修理工具。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没有这些东西工具,你想干什么也干不了,这个是我的饭碗,之所以人家来问我借东西的话,我都是跟他们说,问我借什么都好,你问我借钱我会借钱给你,问我借工具,我跟他们说的恕不外借。”

    今年3月以来,陈云已经修理了500多台农机,各种问题都难不倒他,在农机事业上可以说是风生水起。

    靠着这门手艺,陈云成为了金坛炙手可热的“名医”,这个人到中年的大叔,是否会止步于此呢?请继续收看我们都是追梦人 工匠系列——陈云:始于兴趣 贵在专研 终成“名医”。

 

js5.jpg

 

    机器更新换代、新问题层出不穷,这就需要农机人不断扩展知识面。借着合作社和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的合作关系,陈云成了学院的大龄“插班生”。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有的时候在学校里面看到他们那个农机上面的,有些那个书好书,收割机、中拖,我喜欢拿回来看,不管怎么样,我先看一遍,我心里有数,我下次做的时候就好得多了。”

    学校学的是理论,针对有些实际修理过程中的难题,陈云都是向机器生产厂家求教。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打电话,认识朋友就是人家厂里面的,咨询他们,电话一打,师傅我现在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告诉他,他会教你怎么样,看看哪地方,还是要学的。”

    工作的时候,陈云在学习,连外出旅游,他也不忘取经。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其实我旅游我也去像浙江、山东这一带,我也是看看农机市场,我一路走一路看,就是望望人家那边的老百姓就是用的什么机器,还有人家怎么卖农机的,修农机的,我们去看看,到人家去串串门,望望。”

js6.jpg

    通过10年多的发展,合作社逐步实现了规范化发展,也收获了不少荣誉和奖励,2017 荣获江苏省“农机示范合作社”。如今,陈云计划建设一个大型二级农机综合维修中心,实现农机作业服务、机具维修、零配件供应等综合性服务。

    金坛区云阳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陈云:“我喜欢碰机器,特别是包括到现在,特别是没看到过的机器,我都喜欢去碰,还有一种什么感觉,那机器越难修,我又要把它修出来,那修出来那种感觉比什么都舒服。”

    从最初的单纯喜欢,到扎根农机事业的努力、专研,敢闯敢拼、拼搏奋斗是陈云这30年最真实的写照,我们相信,凭着这一颗勇敢的心,陈云的农机“名医”之路走得更稳更远。

                                               ——陈云

记者:张袁华 李鹏宇 杨运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金坛网、金坛新闻、第一时间"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金坛广播电视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及金坛广电台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金坛网"。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