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金坛 > 【常州日报】儒林“二月八”

【常州日报】儒林“二月八”

来源:常州日报评论: 点击:2021-03-18 09:10:41

 

“二月八”,是指农历二月初八。这里的儒林“二月八”,是指金坛儒林镇每年一度的二月初八农贸市场集场日。

集场起源于庙会

儒林“二月八”集场起源于庙会。儒林镇西街头,旧时有一处庞大的庙宇群。所谓庙宇群,就是不止一栋房子,是由数栋房子组合成的。

相传,宋末元初这里是一大片荒地,人们经常看到有凤凰歇在这块荒地上,大家认为这是一块吉祥福地,就在此建了圣寿寺,鼎盛时期和尚有300多人,是地方上最大的一个寺庙。

“二月八”庙会要唱三天大戏。出会的场面更是热闹,慈善菩萨开道,左右牛头马面,十八罗汉紧随其后,再后面是三百六十行的人。由三百六十个人扮演成三百六十个行当的人,每个人拿本行用的工具,比如,货郎挑着货郎担子;磨剪子铲菜刀的掮着板凳工具;卖豆腐花的挑着豆腐花担子;农民扛着钉耙、锄头;铁匠腰上扎着布围裙,手拿敲打铁器的铁锤;木匠挑着装有锯子、刨子、斧头等木工工具的担子等等不一而足。

圣寿寺庙宇在抗战时期被日本人拆除,砖瓦铺了金坛到溧阳的公路。现在庙宇已荡然无存,可喜的是,还留下来一块庙碑在老庙基上。

由于每年二月初八举办庙会,人群聚集到儒林街上,有头脑灵活者顺便在街上做起了买卖。之后,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就形成了市场,所以二月初八这天儒林街上就更加热闹,车水马龙,摩肩接踵。生意市场形成后,每年到了二月初八,十里八乡的民众都不约而同上儒林街,这就是儒林“二月八”集场的来历。

庙会转化为集场

解放后庙会没了,但二月初八庙会这天成了约定俗成的集场日。全国都有这种形式的农贸市场,北方人叫赶墟,南方人叫赶集、走集,我们这个地方叫走集。计划经济时期,集场上主要是农民交流,农用工具、生产资料、农副产品以及生活用品等等。农用工具包括大型农具、风车、犁耙、耕牛等等。生产资料包括小型农具、锄头、钉耙、扁担、稻箩、稻叉、梿耞、镰刀、割镰等等。生活用品包括竹匾、筛子、筛箩、簸箕、畚箕、筲箕、粪桶、水桶、木脚盆、拗手、竹篮、挽勺、锅盆瓢碗筷等等。另外,磨刀的、修盆的、补锅补碗的,总之集场上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五花八门,一应俱全。

如今集场变了样

改革开放以来,集场的内容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由于农民分田到户了,大型农具等生产资料不见了,农民不以种田为主业了,都开始种植花木,养殖螃蟹鱼虾等等。集市农民交换的土特产品也没有了,满街都是小商贩的摊位,迎合小孩子的玩具和食品居多,各种类型的大型儿童游乐场所,搭建了整整半条街。各类儿童玩具、各种烧烤、各种炒货、水果满街都是。衣裤鞋袜、床上用品,要啥有啥;灯具、锅碗器皿、各式各样;看得眼花的中草药香气扑鼻。东街、中街、西街、北街、各条街道两侧都摆得满满当当,人们摩肩接踵,挤来挤去。

集场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买东西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都是来走亲访友的。现在基本上每个集镇都有集场,儒林“二月八”是金坛乃至周边地区每年最早的一个集场,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过,就到了二月初八了。由于人们还沉浸在过年的热闹休闲的氛围中,加上现在农民自由,正月、二月基本没啥活可干,年后的第一个集场,大家余兴未尽,十里八乡的人群起而涌向儒林走集,儒林镇及周边的村庄,家家户户都挤满了亲戚朋友。以前亲友来走集,都是在自己家里做饭招待客人,现在又有了新的改变,亲友多的人家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提前几天就去饭店预订,在饭店摆上几桌,省事。二是可以找酒席代办。这个行业专门为人家代办酒席,代办酒席分几个标准,从388元一桌到888元一桌不等。主家只要告知桌数和订餐标准,那么一切就不要你烦了。所有食材包括餐具桌凳、搭建凉棚等全部由他们负责,只要借用主家的锅灶就行了。家中摆不下的,只要在门口搭个凉棚,摆上桌凳就一切OK了。代办酒席的还可以一次性接待几家的订餐,在一家人家烧,送往几家人家,一次性可同时应付几十桌酒席。

时代在前进,事物在发展,农村农贸集场的形式和内容也在不断变化,从传统的以农具、生产资料交流为主,转化到今天的以经营生活日用品和走亲访友为主,这都是社会发展进步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的体现。

“二月八”,儒林的集场,传统的民俗节日,百姓欢乐的聚会,传承了一代又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