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外媒看金坛 > 【常州晚报】从“竭湖而渔”到“亮剑救湖”,生态发展的长荡湖重新编织渔民们的“黄金梦”

【常州晚报】从“竭湖而渔”到“亮剑救湖”,生态发展的长荡湖重新编织渔民们的“黄金梦”

来源:常州晚报评论: 点击:2021-09-06 09:35:36

潘平生,今年56岁,常州市金坛区儒林镇五叶村委洪湖渔业村渔民,从小就在长荡湖捕鱼摸虾,1989年开始在长荡湖进行围网养殖和捕捞生产,并经营一家餐饮船。后来潘平生与其他渔民一起离船上岸,在长荡湖水街重开了“渔家乐”,进行船餐经营、批发螃蟹等。


来船上吃,吃的就是食材新鲜

上周末,来我家订餐的有好几桌,都是来往有20多年的老客人了,根据他们的要求配好菜就行。湖上么,吃的就是食材新鲜!生意嘛,的确是受疫情影响的,但现在长荡湖周边进行美丽乡村建设了,好多人都是周末来湖边转转看看的!

我出生于1966年,是个土生土长的长荡湖人,最初的湖上记忆,大概是用丝网与鱼钩钓鱼。我家有兄弟3个,我是老大,14岁时就开始了湖上打鱼生计。至于船餐,我家也是最早开始在船上尝试的渔民,最开始是每天一桌两桌,就在小渔船上,后来逐渐增加到每天三五桌,再到两条船每天30桌。

有句老话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这些渔民,吃的就靠长荡湖,但后来长荡湖上围网太多了,蓝藻也多了,水质也从小时候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一眼就能看到底,变成了围网面积占了湖面一大半,水面上漂了一层厚厚的绿色,水质日趋恶化,“守着湖泊找水吃、走到湖边不见湖”。

2015年,随着围网拆除、餐饮船拆迁,56户渔民离船上岸,其中的46户在长荡湖水街重开了船餐厅,养殖的地方只能找别的地方去承包了。我家的“渔家乐”在长荡湖靠近湖心的位置,老客人们也跟着转移了“阵地”。每次来,只要提前约好,总归都是当天鲜活的食材。还是那句话,只要新鲜,白烧都很美味!


我家是自己掌厨的家常菜

我家的船菜,在这片区域最大的特点是唯一自家掌厨的家常菜,从1995年到现在,都是我老婆烧的。

说到我老婆的拿手菜,有糖醋鳜鱼、白烧草鱼、红烧昂公、冰糖甲鱼,还有浓汤鱼头、小杂鱼等等,主要是“鱼”菜。现在还不是吃船菜最忙的时候,每年螃蟹一上市,11月份到第二年1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中午15到20桌肯定少不了。我家的菜呢,平均餐标大概是每人200元左右,一桌差不多2000元钱。疫情前,一年大概收入有五六十万元,就这样支起了整个家。

当然可以说我家的“渔家乐”是家庭企业,主要员工有四五个人,主要是我妈、我们两口子,忙起来时就得儿子儿媳、弟弟侄女一起上,还有旺季3个月里招的村上的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其实也是一起多年的老乡了,都是30多岁。他们平时在附近的工厂上班,到了这3个月就从厂里请假来帮忙,一个月工资大约5000元。上次跟朋友闲聊时,还说我们早就赶了一把“共享员工”的时髦——这样对于他们来说,3个月的船上加上9个月的工厂,收入也增加了不少。


见证着长荡湖特色生态发展

当时离船上岸时,政府除了给我们发了证,还给我们分了安置房。现在大家都是有生意就在船上,没事情就到岸上,“洗脚上楼”嘛!这些年来,尤其是这5年,我们是看着这边生态特色发展的框架一点点拉开的。

我们水街这边的经营户们其实也成立了一个商会,这个商会里还吸纳了我们当地一些提供餐桌上的特色产品的种植大户,比如建昌红香芋、金坛封缸酒等等,大家抱团取暖共同发展。但对于如何做好“湖上菜”,我们这几年其实都在探索。每年我们都会在旺季前聚在一起共同尝试新菜开发,互相取长补短。比如说草鱼,以往多为红烧、清蒸,我们就尝试了白烧,烧出来鲜而嫩。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从吃饱到吃好,我们的菜品肯定要在保持地方特色的情况下,不断跟上人们对于健康饮食的需求。

长荡湖的故事有很多,我们家的祖上、我这一辈子,都是围绕这个湖打转的,现在还在长荡湖,可以说从没离开过。从用湖到救湖再到美湖,我们其实也想更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讲好我们自己的长荡湖故事。


故事背景

2016年8月,常州市金坛区实施“救湖”工程,完成长荡湖1.76万亩围网拆除,生态清淤、退圩(田)还湖、防洪大堤等长荡湖生态治理和保护工程。近年来,围绕长荡湖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保护这一中心,金坛、溧阳两地政府及长荡湖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合作开展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渔业安全生产专项整治、渔政“亮剑”执法、渔业资源养护及为渔服务等工作。大力开展鲢鳙鱼、螺蛳增殖放流活动,完善长荡湖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3.75万亩的保护设施建设,持续开展渔业资源调查研究,开展长荡湖特色水产品保种试验研究,并积极融入到长荡湖区域发展、乡村振兴中去,为长荡湖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